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我的高一

人生永远不会停站。笔停了,生活不会停。冷清了,青春仍飞扬。16岁这年,我走过了高一,美妙,充实,而又紧张。

人生中再也不会有这样一年了。这个属于我们的,不像别的同学一样有那么多欢乐却又乐在其中的,特别的高一。

2010年的6月,我认识了一群很美的同学。(我向来是很谨慎地使用“美”这个字的。我认为“美”不是单纯的漂亮,而是一种人格。)我们组成了这样一个有爱的班级,2班。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记录一下我的高一生活,文辞很平淡,仅仅是为了有所记录,迨人已中年,回忆青春,仍能有所凭借。)

活动篇


那个6月,我认识了多才聪慧的语文老师贾老师。在她的带领下,我们二班的同学各尽所能,成功的开展了一系列活动。

←贾老师

记得开学的第一个活动,简简单单的自我介绍,却被我们演绎出了色彩。每节课两个人的自我介绍,我们各显其能,努力用各种方式让更多的同学记住自己。Jason的生发药,加启儿的实验室,王静怡的徐志摩和林徽因,王东恒的“一切尽在不言中”,于海东的“东海鱼”,我记忆犹新。还记得那次我的自我介绍,竟然讲了半小时,自己还全然不觉。我讲到了我的音乐,我的电脑,还有我的学习。我感觉那次自我介绍完之后,班里有些同学就对我刮目相看了。

后来的北京之旅,真是让我感触颇深。这些感触我就不再细说了,《北京城杂忆》中已经写了。

←王宝佳在北京

←许炜在清华园

←清华啊,清华!!!

←我在北大

还有那次辩论,我、于海东、马铁军、毕璐健、小蓓五个人坚守“选拔人才需要考试”的论题,与反方展开辩论。在辩论之前,我们的支持率几乎为0,因为甚至包括我们自己,同学们基本上都对考试这种东西深恶痛绝了。但是,在我们强有力的辩词下,在辩论会的最后,我们的支持率已经上升到50%。最终,我们和反方以同票平局收场。这已经是我们的胜利了。

←郭晓、语文老师、班主任

←胸有成竹的加启儿

←反方

←辩论

←评委、观众们

←不知谁把我照得这么难看!!

 

 还记得上个寒假,老师只布置了一个作业:寻找变化。于是我和小贝做导演,与许炜、王宝佳、刘小曼合作采访、拍照,完成了我们第一件视频作品:《会长大的幸福》(点击观看)。当时我就像今晚一样,几夜不眠,才有了这段20分钟的视频。当我们交上这段视频后,老师的反应除了惊讶,只有赞扬。前几天,我把这段视频发到了百度的夏津吧,竟然还收到了夏津电视台的采访要求

然后是这学期的赛诗会,我和杜金瓯当起了评委组长,小贝、毕璐健、李钢、郭哥(晓姐)、班主任做评委,选班里每个组1——3名最不爱说话的同学做选手,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赛诗会。最后洪亮(李洪亮)的洪亮(形容词)的朗诵将整个赛诗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他也当之无愧的获得了第一名。我还给他打了98分呢。

←小蓓的点评

←送奖品

←不爱说话的张学翰

←(孙)霖哥和纪芳芳的搞笑表演

←红亮的《微积分情诗》

←阿焦的长恨歌

←认真的评委

不只这些。语文老师为了让我们的学习生活多姿多彩,真的付出了很多。此外,年级里也搞了很多活动,比如感恩月(其实不止一个月)、红歌比赛。我不得不提起那次红歌比赛,因为那次比赛是我第一次在班里真正发挥作用。如果说我有三个action& behavior使同学们刮目相看的话,一个是那次自我介绍,一个是我每次都考年级第一,另一个便是这次唱红歌的比赛。我比较喜欢音乐,初中时也当过指挥,文艺委员杜金瓯知道这点,就和团支书朱博一起劝我,让我再当一次指挥。一开始,我也没什么激情,就是瞎指挥,因为这完全是特色项目,年级里没有要求要有指挥。但是当从我们班门口经过的人看到我们班有指挥后,几乎所有班就都有了指挥。从那时开始我才开始真正的投入到我的指挥工作中来。我们的合场曲目是《众人划桨开大船》和《黄种人》,我在网上到处找指挥技巧和演示,并发挥我的音乐特长,利用我课外学过的音乐知识对同学们合唱中出现的问题进行纠正。可是那时已经太晚了,很多问题已经无法纠正了。我很后悔。在表演时,我因为紧张,有几句誓词起晚了,等说完了那几句话,伴奏里都已经过去一句旋律了,我努力做手势让同学们停下,跟上。那次很失败,不过万幸,因为我们配合得当、表演得好,我们班得了一等奖,第二名。第一名是普通班,22班。我想,如果有下一次,我一定会努力的。如果不是我开始的不认真以及上场的紧张,我们班是完全可以得第一名的。

记得开学第一节数学课,数学老师进了教室就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龙飞凤舞的“集合”两字,一句废话都不多说,就开始讲课。物理老师也一样,在黑板上写下了“质点、参考系、时间、时刻、位移、速度”几个名词,一一讲解。这些已经过去一年多,但我记忆犹新。

还有那次拔河比赛,我们班光荣地在第一场就被刷下来了。我们兴高采烈地来到操场,静静地回到了教室,听班主任给我们讲“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以及那些拔河比赛的原理。唉,理科生就是理科生,奥赛班就是奥赛班,体育这种东西,我们玩不转啊。

说到体育,我们班男生(杯具,我们班52个人,男生才20个左右)有好几个喜欢打篮球的呢,而且经常跟一班打比赛。至于哪边赢,我从来没听到过确定的说法。。至于我,本来就不爱运动,唯一擅长的是乒乓球,到了这个班还没人玩,而我最讨厌打篮球了,所以这一年几乎没运动过……那次上体育课测试1000米,跑完以后我都要吐了。不过这种状况的不是只有我自己,我们班还有几个男生比我还垃圾呢。。

最爽的就是这次期末考试结束以后了,我们在学校呆了两天,玩得可真是不亦乐乎啊,可是,这也是我们2班最后一次在一起玩了。高二文理分科,现在就已经把班分好了。(话说文科班30个人只有3个男生~~大家可以尽情联想和想象)

←考完后我们看《3 idiots》,很搞笑,却也教会了我们一些道理。看完后,有些同学默默地决定了选择文科。

←班主任在找电影

 

成员篇


好像从初三开始,我的交往状况就开始好了起来。在初三一班我有了许多朋友。那时,我曾说,初三一班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班集体。如今我已为高一2班一员,我竟要发自内心的说:“高一二班,确实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班集体!”

每个同学都是集体的一员,2班那些可爱的同学,我永远不会忘记。(不禁唱起《我的好兄弟》:“朋友的情谊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第一个要提的,会是谁呢?好吧,他,我最不想提,却又天天想的一个人。于海东。

于海东


我的好兄弟



“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人生难得起起落落,还是要坚强地生活……”

这一次,我真正倾注感情,用心放声歌唱。

作为一个独生子,我当然不明白什么是兄弟,独到李密“既无伯叔,终鲜兄弟”时也总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一直以来,当我看到“兄弟”这两个字时,脑中就会浮现起许多古惑仔式的影像来:黑社会中一个个膘肥体壮且凶神恶煞的兄弟;大喊着“弟兄们,上啊”的烧杀抢掠的山贼土匪;利用相貌之相似骗人无数的罪犯们,以及傻不拉叽地光着膀子站在冰天雪地里的两个长吁短叹的大男人。反正,“兄弟”这俩字儿,我是不感冒。

我也有过一个朋友,不算朋友的朋友,看见我被一个人骂了以后就二话不说把他修理了一气。这算兄弟吗?我不知道,反正从那以后我还没敢再理他。

后来每当我有烦心事告诉我最好的朋友时,他总会说:“我帮你揍他去。”我常不以为然,他也从没干过。“他挺够兄弟的”,我倒这样想了。

但我还是不喜欢用这个感觉怪怪的词。

但就像小说一样,事情总会有变化的。

莫名其妙地,一向早到的我,那天下午睡到了两点四十五。我跳上自行车飞到了学校。老天不留情,就在我听着楼里怪怪的歌使劲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时,飞跨进楼门的我被学生会干部厉声喝住了。没办法,逃跑这种事,我还真干不出来。那人倒是爽快,二话没说就伸出手中记名册与笔。方是时我顿感无助。

小说般的开头就会有小说般的结尾。正在我无奈之际,一只大手捂住了册子,轻声说:“走吧。”

——是他!我初中时一个成绩很差但跟我很不错的同学。说实话,上了高中我见了他都躲开,他也识趣地装作不认识我。时间不容我多想,抬头感激地忘了他一眼,我逃走了,飞一般地。可一句话却久久缠绕在心头,怎么也飞不走,莫名其妙,怎么会想起它呢。唉,“出门在外靠朋友!”

于是我就呆呆地一边回忆刚才的一幕,一边想听懂那首不知怎么突然换了的歌。于是那首歌唱到:“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来陪你一起度过,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啊,原来这就是兄弟。听着这首深情的歌,我开始深思。思绪回到了去年夏天,一生中最快乐、最忙碌的夏天,回到了那个我到现在仍不敢亲近的人,于海东。

我们在初中就是对手,又没什么交往,印象中几乎只有每次考试后他来找我问成绩。但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偶然地展开,又偶然地中止了。因为交学费时偶然的结伴而行,我们成了同桌。因为我幼稚地在一件极小极小的事上生真气,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如今我只能偶尔忆起那时的亲密无间、你追我赶,并无奈地叹息。我这才明白,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真正的好兄弟了。

人就是这样,等到失去许久才懂得珍惜。

铃声响了,叹息无用,我只得倾注感情于歌声:“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王晓贝


这个女生真的是我见过的最纯洁的一个女生了,印象里女生应该有的优秀品质她都有,反正怎么描述都不为过。你觉得童话里的很好的小女孩会怎么样,她就会怎么样。

好吧,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她这个人了。反正就是一个很平凡却有不普通、很优秀的女孩,很文静。我以前曾经用极其美妙的文字描述过她,但是现在又觉得好像言过其实了。反正她就是那么一个女生。扎辫子,爱看书,会弹琴,会画画,喜欢听音乐,有礼貌,……。

(上照片)

记得去年暑假我刚刚在网上认识她的时候,就对她有了很好的印象。从那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聊的话题都是音乐。除了音乐好像就没有别的内容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得很熟了,平常说不定聊什么,想起什么说什么,都成话痨了。

在她的影响下,我的心境开始趋于平和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安静、淡然。和她接触,我也变得这样了。真的很美妙呢。

在她的影响下,我开始喜欢久石让了。(但是她说在我的影响下她才喜欢久石让的,怎么这么怪)我学会了summer、spring、one summer's day、always with me等美妙的钢琴曲,至今我弹钢琴还经常弹这几首。

她确实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我也确实想不出有什么要说的了。反正,她是我在高中最好的朋友,这是不容置疑的,想都不用想就可以说的。

其他人


加启儿和老焦(Jason),绝对的天才,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人呢,真搞不懂,他们怎么就能做到什么题都能做出来呢?!不过还好,只限于理科。这绝对的偏才怪才啊!朱博,外号包子,我们班团支书,长得跟个包子似的,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爱!许炜和王宝佳,小蓓的好朋友,我们几个一直很好。刘小曼,我认为也是个天才,在我们班每次都考倒第一,整天玩,什么都不学,可是在年级里却总能排到二三百名,这不是天才是什么?她要是认真学,还不得考第一啊?!红亮,整天看着蔫蔫的,但是脑子却很好使,物理竟然能考90多分,太佩服了,数学也超好的。招财,整天说着整我,也没真整成,哈哈,真是“二班那个小胖小”!于印霄,我现在的同桌,唉,我就不形容了,用周围哥们的词说,就是“闷骚”!(太搞笑了)

←漂亮的小燕

表现篇


话说我上了高中以后虽不能说很爱表现自己,但也不是默默无闻。我就是想默默无闻也做不到啊!进入高中以来除了有一次月考和于海东并列第一,其余都是年级第一,搞的孔主任在开期末冲刺动员会时都把我说成众矢之的了:“同学们要全力向杨志飞发起冲击!”还让我多次在奥赛班和重点班同学面前发言。

说到我那几次发言,那可真是太有趣了,我完全不按前人的套路出牌,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呼吁同学们“放学之后一定不要学习”、“能睡多久睡多久”、“少买资料,不搞题海战术”,至今被不爱学习的同学当做偷懒的理由啊,哈哈哈哈!

还有赛诗会时,我让我爸爸把电子琴搬到学校,给朗诵的同学伴奏,自己也弹了几首,我们组的节目还是我自弹自唱《月满西楼》呢,就是没录下来。录下来就好了,唉!我现在在想,当初我为什么唱那首歌呢,根本不适合我唱。我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多好啊,怎么唱都觉得好听。等以后有空把我唱的mv发上来。

高一的记忆,大概也就这些了。这个高一,我会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