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

暖冬阳光

午后三四点的阳光,在冬季的斜映下,总是那么柔和,给人的印象是一片淡黄色。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舒适的午睡给了我享受这一切的宁静,静静地坐在写字台前,尽情敞开胸膛敞开躯体敞开心灵,沐浴着这冬日午后的阳光。


音乐在这时也成了煞风景之物,在这安详的阳光下,一切都显得多余,甚至深夜安静的忧伤的催眠的纯纯的曲子,此时也只见其嘈杂。唯有我,与这暖冬阳光,构成了自然的最美妙的旋律。我沉浸在我的音乐中。


但这种光景,我总是无福享受的。拘束在睡眠的呼吸声与沉重的书页翻动声中,压抑在书本、习题、考试间,连这午后三点的阳光,也成了奢侈之物。我只能一遍遍在脑海中放映出那十分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与场景,用黑色的笔,笨拙而又努力地用文字试图描绘出记忆中那一抹淡黄。


每当恍恍惚惚,竟有一天假期,又痴痴地坐在写字台前发呆时,那午后的阳光就毫不拘束地洒在我的身上。这总是会使我联想起一幅幅美好的画面,翻出一段段安静快乐的记忆。




我想起了闻达。好久没有有联系,但我总是能回忆起我们纯真的友谊。那时毛毛躁躁的他,总是意气用事,惹出了不少乱子。但他似乎真的变了。当我偶然看到在外已两年的他在博客里那些被世事磨去棱角,削得近乎平坦的,安静淡然的随笔时,才猛然发现,我们都已长大这么多了。那近乎成熟的文笔,让我感叹而惊恐于岁月的神力。


我想起了小贝。她是那样平凡,以至于在暑假里,她就在我身后,而我却迟迟没有发现。她又是那样特别,总是能使人联想到静静的夜。舒缓的钢琴曲,就像她本人所喜欢的音乐那样,安静优雅。初入高中,竟能交到这样一个好友,真的很值得。


我想起了那次旅行,散布着阳光味道的公共汽车上的旅行,我平生的第一次旅行。我们坐在汽车上,时而平坦,时而颠簸,或晒着夏日的阳光闭上眼睛戴上耳机享受不知还有多长的旅程,或拿起相机疯狂拍下其实很普通却又很新鲜的四角窗户外的北京,或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就算放在稀松的人群里也认不出来的同班同学,心里充满了兴奋与快乐,就像那雨后北京夏日的阳光,将心灵荡涤得十分纯净。还记得那个晚上,我们童心未泯,玩起了老鹰抓小鸡和捉迷藏,不亦乐乎……那短短的四天,真的是进入高中以来最轻松、最纯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那四天,让我发现,这冰冷的奥赛班还有这么多可爱的朋友。


一旦陷入回忆中,我的脑海中就回荡起了那些音乐。那些轻柔的没有经过人声污染的音乐,就像这些纯洁的记忆,在我疲乏困顿、伤心落寞、茫然不知所措时,以阳光般的温暖给我动力。于是,我再也不安于静坐在着冬日午后的阳光下,起身走到客厅,掀开那不假雕饰的、干净古朴的钢琴,让记忆牵动每一根神经,拉动着手指轻盈地跳跃在八十八个琴键上,奏出一段段舒缓的旋律。我喜欢久石让的曲子,充满了纯真与和谐的气氛,常使我一曲弹罢而仍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我更喜欢即兴弹奏,随着心情,奏出一曲曲或喜或悲的歌,总能给我以心灵的慰藉。音乐,如人生。我感谢父母,更庆幸自己,在这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历程中,能永远懂得音乐,有音乐相伴。


随着一曲《Spring》优雅地结束,冬日的光辉照进了客厅,照亮了钢琴,更映亮了我的思想。我又一次默默在了这冬日午后的阳光下:生活,原来真的挺美好。


2010年12月18日


杨志飞


 


附:贾老师评语


优!很美的文字,很静的心情,连我也沉浸其中了。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