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Take Chance

 (有足够耐心的朋友,不妨点开音乐慢慢看……)

 前段时间迷上了这首《睡莲》。并没有觉得它多哀伤,只是喜欢上了这种静而和的心境。那时很有感触,也想过写下来,只是苦于没有时间。(倒不如说是懒得写,晚上的时间大部分都用来上网玩了。)很后悔那时没有用文字记录下来,现在再听几遍,也找不到那样的感觉了。

[xiami id="35600"]睡莲(すいれん)A Water Lily -- 賈鵬芳[/xiami]

那大约是刚开学的前两周吧。我真的忍住了,没有想很多不切实际、没有用的东西,以平静的心态从容地学习。后来的生活就被一些事情打乱了,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是什么事。


再说到上周去济南参加物理竞赛,我完全是抱着放松一下、玩一玩的心态去的,甚至在入考场前还在捧着《算法竞赛入门经典》看。晚上还偷着和几个同学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以后我用一两天的时间跟上了进度,就再也没有全心投入学习。我看到了其他科竞赛的结束,看到了我将要上场,续写他们的辉煌。

[xiami id="2073691"]The Wind of Life -- Joe Hisaishi[/xiami]

在来回的路上我又听了The Wind of Life等去年参加noip时在路上听过的曲子,瞬间有了那时的感觉。去之前的努力,路上的期待,考场上的思索,回家的兴奋,看成绩的小惊喜,最后的遗憾和对现在的希望。于是我真的想要开始了。我想起了那篇我曾经做过第二遍做还错了8个空被老师不点名提起的完形填空:人生需要冒险,成功需要冒险。走最稳妥的路线,我只能得到最稳妥的结果,而不是有可能的最好的结果。我知道如果没有竞赛,考上清华几乎只是梦。

接下来的几天算是过渡期吧。我开始翘掉无关紧要的课, 先是自习,然后是英语、语文。信息学一等奖真的吸引了我。我知道,如果不能做到不同寻常,在这种地方,我是无法实现我清华的梦想的。《Asian Dream Song》,我听不懂它到底在表达什么,但是我很有感觉。

前几天做了NOIP2011的题目,去年我考了125分,这次我做了一试的1、2和二试的1、2,没费多大力气就拿到了400分,足够一等了。这甚至使我连续两天中午都睡不着觉,憧憬着获奖后的欣喜和保送考试、自主招生的成功,甚至是进入清华后的奋斗。于是我又选择了28号晚上的模拟赛来给自己增加一些挫败感,因为我知道我的水平还远远不够。果然,我只得了40分,就算加上二试,也是个三等奖水平。

但是我只看得到这一条路,通向梦想的路。那个大学不是一般人就能进的,我还记得那个招生组长的话,只要我能获奖,就可以给我参加自主招生的资格。实际上,只要获了一等奖,我就有了参加保送生考试的资格。到那里,我就不再处于被动的地位,既然是文化课,我有信心在保送生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我缺少的不是能力,而是资格。更进一步说,我缺少的是获得那个资格的附加能力,也就是竞赛。

[xiami id="2073684"]Asian Dream Song -- Joe Hisaishi[/xiami]

在我翘了的两节语文课上,班里写了一篇材料作文:
  狂风呼喊着,咆哮着,狞笑着奔袭过来,企图把大地上的一切都席卷而去。
一棵大树挺起胸膛,顽强地与狂风搏斗着。狂风暴虐地纠缠着它,想按下它高贵的头,压弯它不屈的腰。但是,它奋力抗争,不屈不挠。
大树下面有一片小草。狂风根本不把它们放在眼里,像擀面条一样把它们揉来揉去。几乎要把它们撕成碎片,辗成粉末。小草在狂风中抖动颤栗,屈腰伏身,把脸紧紧地贴在大地上。
狂风终于累了,走了。人们发现,大树折断了腰,小草却慢慢扬起了脸。
学生问苏格拉底:“老师,你认为大树和小草谁值得赞美?”
苏格拉底说:“我赞美大树,也赞美小草。”

讲评作文时,满脑子是竞赛的我竟发现自己对这个材料很有感觉。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在纸上写下:

主题: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文体:议论性散文

(纸忘带了,过几天补上)

既然拥有别人没有的能力,我凭什么不去拼搏,不去冒险?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不去争奖,谁能去争奖?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停课也好,耽误学业也罢,分清轻重缓急,竞赛转瞬即逝,此时不搏一搏,我还有什么机会?凭我的实力和自信,难道我不能在一个月后重新赶上来,重振雄风,就像过去的那些同学?

我决定从十月开始将主要精力放在竞赛上。NOIP这种普及性的联赛,我有信心也应该有能力去获奖。我现在的能力远远不够,但谁知道一个月后的我会是怎样呢?一切皆有可能。

我从来都是缺乏自信,但不知为何,这次,我十分自信。 我相信我不但能成功,而且在结束后能恢复地位。回来后我一定会有一段时间的不景气,首先就会表现在复赛结束后第一天的期中考试上。但我不后悔。只要有拼搏的勇气和毅力,什么做不到?

相信自己的能力!世界,期待吧!